内蒙古高院审判长:呼格案再审未与赵志红相联系

今天上午,备受关注的呼格吉勒图案公布再审结果,内蒙古高院宣判呼格吉勒图无罪。这起案件的复查用了9年的时间,曾引起多方质疑。

下午,内蒙古高院呼格案再审合议庭审判长孙炜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谈及呼格案的审理过程,他表示,在审案期间合议庭与申诉人、律师的沟通很顺畅,审理中他并未遇到外界压力。

对于赵志红案对呼格案审理结果的影响,他表示,呼格案主要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宣告无罪,与赵志红案并无联系。

审理期间与申诉人、律师沟通顺畅

新京报:从上个月内蒙古高院宣布呼格案再审到今日正式宣判一共经历了25天的时间,这25天来,作为再审该案的审判长,你都做了哪些工作?

孙炜:呼格案决定再审后,我们组建了再审合议庭,合议庭共有3名法官,我们每天的工作是阅卷,分析证据,听取申诉人、辩护人的意见,听取检察机关的意见。

新京报:呼格案的再审是以书面审理的方式进行,而呼格案申诉人的辩护律师曾提出公开开庭审理要求,律师的意见为何没有被采纳?

孙炜:按照刑事诉讼法的司法解释,被告人死亡的,可以不开庭审理。我们根据刑诉法解释作出了不开庭审理的决定是有依据的。不开庭,不是不公开,呼格案从再审启动开始,一直都是在依法公开的前提下进行的。

新京报:在审理期间,与申诉人、律师的沟通是否是畅通的?

孙炜:审理期间,我们充分听取了申诉人、辩护律师的意见,沟通是非常畅通的。

审理中发现三大疑点

新京报:在再审过程中,合议庭发现了原审中的哪些疑点?

孙炜:我们主要发现了三个方面的疑点。一是呼格吉勒图供述的犯罪手段与尸体检验报告不符。二是血型鉴定结论不具有排他性。三是呼格吉勒图的有罪供述不稳定,且与其他证据存在诸多不吻合之处。

新京报:具体一点来说呢?

孙炜:比如,呼格吉勒图供称从杨某某身后用右手捂杨某某嘴,左手卡其脖子同时向后拖动杨某某两三分钟到隔墙,这与“死者后纵隔大面积出血”的尸体检验报告所述伤情不符,与法医学的鉴定也不符。呼格吉勒图当时既有有罪供述,也有无罪供述,有罪供述中被害人的体貌特征,如身高、衣着、发型、口音,以及其他方面与证人的证言不符合。

新京报:此次再审合议庭工作的重点和难点分别是什么?

孙炜:重点就是要看原审认定的证据是否确实充分。难点是在证据的分析上,因为原审的证据先天不足,诉讼案卷一共才7本,需要逐一分析。25天里,合议庭几乎天天都要加班加点,把案卷的每一个细节都要琢磨透。

呼格案再审未与赵志红案相联系

新京报:外界认为呼格案的再审与赵志红案有密切的关系,你作为审判长如何看待?

孙炜:我们在再审呼格案过程中,主要是研判原审认定的呼格案事实是否清楚、证据是否确实充分的问题,并没有和赵志红案相联系。赵志红案目前还没有法律上的结论,不能作为呼格案的相关依据。在审理过程中,律师曾要求调取赵志红案的相关材料,我们都做了答复。

新京报:呼格案宣判后,国家赔偿程序将启动,如何赔偿?

孙炜:呼格案的国家赔偿程序高院会组建国家赔偿合议庭来负责该案件的赔偿,具体事宜我们不再参与,后续会向社会公布。

新京报:目前呼格案已经正式宣判。作为呼格案的审判长,你是否曾感到过压力,甚至来自外界的压力?

孙炜:实际上我的压力非常大。不过这个压力不是外界的压力,外界并没有对这个案件的再审有任何干扰。压力最主要是这个案件涉及到两条人命,也是社会关注的焦点,如何把证据做实,让申诉人信服,回应社会关切,这才是最关键的。

新京报记者 邢世伟


维秘秀出的春梦经济学

天价内衣、集性感和美貌于一身的天使超模、当下最红的超级明星嘉宾,这已成为一年一度维秘大秀的三大金字招牌。19年来,这三大招牌让维秘从纽约一个名不经传的内衣品牌变成时尚界的“春晚”,收视率破10亿人次。


影响民告官胜诉率的N个因素

行政诉讼中原告一方的“胜诉率”,成为一项衡量司法运行状况的“关键指标”,也确实是中国行政诉讼的特殊性所在了。行政诉讼“立案难、胜诉难、执行难”等三大难问题,其中的“胜诉难”成为问题,也诠释了这种特殊性。


美国联邦政府会再度停摆么

强行出台的移民体制改革,这项改革措施一旦落实,将有至少数以百万计的非法移民可摆脱被强制驱逐的命令。最终这项表决以219票赞成、197票反对的结果获得通过。


网评十大政策倾听民意新常态

此次十大政策评选,被媒体称为“国务院首次利用官网发布微博的形式,通过让网友投票选择直接最关心的政策,来倾听社情民意”。既谓首次,就诠释了其突破性的标本价值。但形式毕竟只是形式,它背后所释放的谦抑姿态和价值取向,更耐人寻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