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打掉制假冒性药窝点 日出货量10万粒(图)

法制网广州9月28日电 记者 邓新建 通讯员 刘瀚立 张毅涛 记者今天从广州市公安局获悉,该局日前一举铲除了一个特大制贩假药犯罪网络,连续打掉制售假药团伙2个,捣毁生产加工假药的地下窝点5个,抓获犯罪嫌疑人17名,现场查扣各类涉嫌假冒品牌性药154万粒,未标品牌胶囊及空心胶囊352万粒,抗生素类药阿莫西林2830片。

今年8月,广州市公安局食品药品犯罪侦查支队接到群众举报线索,称白云区龙归永兴村一带有人私自大肆生产假性药。办案民警立即根据线索对永兴村进行摸排,但由于永兴村内环境复杂,外来人口密集,在线索提供地址及其周边未发现相关涉案人员的踪迹,排查没有结果,案件一度陷入僵局。

办案民警对永兴村的所有出租屋开展了地毯式摸排。经过大量的筛选摸排,终于发现永兴村某民房整日大门紧锁,几乎每天早晚都有疑似药品包材和成品出入,且出入人员行踪谨慎、行为鬼祟,办案民警敏锐地察觉到此处必定有“鬼”,遂立即对该窝点进行侦查。通过对相关涉案人员、场地以及制贩假药活动情况进行摸查和综合分析,办案民警发现该窝点确为假药的生产窝点,且每天的出货量令人咋舌!

办案民警意识到,该案涉案金额巨大、案情重大,立即向上级机关汇报。食品药品犯罪侦查支队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了由支队领导为组长的专案组,组织精干警力全面开展调查取证工作。经过连续数日不眠不休的艰苦努力,终于查清伪造买卖假冒性药源头,并逐渐确定了涉案人员的身份,摸清该团伙的活动规律和落脚点。

8月18日,专案组抽调30余名警力,兵分两路,对永兴村的两个假药地下生产窝点进行突击查处,现场查扣假冒性药53万粒、半成品和成品无品牌胶囊260万粒,以及淀粉、制假机器等物品一大批,现场抓获窝点老板张某刚等7名犯罪嫌疑人。同时,办案民警经过细致搜查,发现现场竟然还有2830片抗生素类药物阿莫西林!经市食药监局对查扣的性药进行检验,认定该批性药为假药,对现场查获的抗生素药进行检验,发现其中无任何相关药用成分,认定为假药。

通过对张某刚制假窝点的包装原料和药粉原材料来源进行调查,办案民警发现,张某刚的假药原料及销售客户均来自一名韦姓女子。办案民警在大量的信息中抽丝剥茧,终于逐步摸清了相关嫌疑人的情况,一个盘踞在白云区江高、嘉禾等地的特大制售假药团伙慢慢浮出水面。

9月21日,在掌握了大量证据资料的基础上,由食品药品犯罪侦查支队、南沙区公安分局组成的专案组果断采取抓捕行动,在该市公安局其他部门的大力支持和市食药监局的全力配合下,一举铲除了该团伙位于江高、嘉禾等地的3个假药生产窝点,抓获韦某美等涉案人员10名,现场查扣各类品牌性药约100万粒,药片、胶囊半成品约40万粒,红黄胶囊壳30万粒,西地那非(伟哥成分)药粉原料2桶以及药粉原料、制假包材、生产机器等物品一批。经市食药监局检验,现场查扣的品牌性药没有国家药字号批文,认定为假药。

经查,上述两个制假团伙互为对方提供药片胶囊、包装材料、客户等,为同一制贩假药犯罪网络。自2014年5月开始,张某刚、韦某美等人在龙归、江高、嘉禾等地设立生产窝点,招聘工人生产加工假冒性药和抗生素类药物。在生产性药过程中,其通过将淀粉与西地那非按照一定比例混合调配后再进行压片、包装、贴标等工序,最后对外销售。经该市食药监局鉴定,其生产的性药为假药。团伙在生产阿莫西林等抗生素类药物时,则从别处购进药粉粒再进行压片包装后销售。根据犯罪嫌疑人供述,药粉实际为纯淀粉,无任何其它药剂。根据食药监局认定,查扣的阿莫西林等抗生素类药物无任何相关药剂成分,为假药。经初步计算,该团伙至今共生产假药超1亿粒。生产出来的假冒性药和抗生素类药物主要销往国内的北京、安徽等地以及境外。

目前,张某刚等7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已被依法执行逮捕,韦某美等10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仍在进一步审查中。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不宜片面强调“性别平等”

性别的不平等是个历史现象,也是个文化现象。社会发展,不会允许某个性别无休止地拔高自己到地位。行政权力干预性别平等,好处固然多,但后遗症也不少。现在,女性地位被人为强调所带来的负面问题也不少。不少家庭悲剧的产生,与女性的强势不无关系。


校长骂人,院长敢断绝关系吗

师生交恶、升格为网络话题,对彼此来说都有些尴尬,诿过于社交平台似乎能捡回一点面子。但师生关系的确也到了一个该反思的时刻。人大的“绝交门”,因学生在朋友圈批评某些老师、本校历史系以及北大[微博]历史系,出语有些情绪化比如多次说对方是“垃圾”。


他被组织关怀,你们兴奋什么

这样的集体兴奋,这两年经常发生,甚至在某些时候这种兴奋堪称狂欢,有幸灾乐祸的,有鞭尸的。我对这种兴奋和狂欢抱有理解和同情,但还是认为意义不大——就好像,某人得到一个处分,世界可以变得更好似的。


书记局长不和,干部听谁的?

中国的干部似乎天生非常有“个性”,融合程度差,书记与局长关系处得好的少,不相互拆台已是“大幸”。在这样的情况下,机关干部需要在党政主官间“周旋”,弄不好就是“老鼠进风箱”。这种两头受气的感觉,对于“双主官”单位的机关干部应该都不陌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