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内15位“京官”外放 这2位有相似之处

省级“两会”大幕开启,人事调整是看点。

这几天来,相信大家已经看到了不少人事调整的消息,外调、空降、本地升任者都有,其中,“央地交流”是人事布局中重要的一环。

今天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想唠的主题,就是连日来外派到地方履新的部委或中央机关的“京官”。

“京官”不断外放

最近有2位履新的省委常委吸引了政知君的注意:

一个是“破纪录”的浙江省委常委、宁波市委常委郑栅洁(56岁)。

去年12月时任中台办、国台办副主任的他到了浙江,成了7年来宁波迎来的首位“空降”书记。

一个是“遵循惯例”的甘肃省委常委、省委组织部部长李元平(55岁)。

他是今年首位履新的省级党委组织部长,他的履新有点沿袭惯例的意思,3年内,甘肃省委组织部长三度换人,都是“空降”。

除了省委常委层面,履新副省(市)长的“京官”更多——

“京官”也不仅仅是到地方党委、政府层面任职。

“京官”也不仅仅是到地方党委、政府层面任职。

比如在政协层面,中宣部副部长崔玉英(59岁)近期履新福建省政协党组书记,国务院副秘书长江泽林(58岁)入列吉林省政协委员。

省公安厅的2位“京官”有相似之处

而在公检法层面的人事调动中,也有两高、司法部和公安部的人员到了地方任职。

比如最高检检委会委员宫鸣履新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司法部副部长王双全(54岁)履新浙江省公安厅党组书记、最高法审监庭庭长夏道虎履新江苏省高院党组书记,还有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局长刘新云(55岁)则成了山西省公安厅厅长。

其中,浙江省和山西省的公安厅,都迎来了“京官”——司法部的王双全和公安部的刘新云。

公众更为熟悉的,应该是王双全。

王双全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长期在西藏工作,在西藏时曾先后在高院、党委政法委、公安厅、检察院、政府部门任职,2015年12月上调中央,任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2017年2月任司法部副部长。

王双全到司法部前,“五假干部”卢恩光刚刚落马。

司法部原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卢恩光在2016年12月落马,2017年5月被双开,通报称他:

年龄、入党材料、工作经历、学历、家庭情况等全面造假,长期欺瞒组织;

金钱开道,一路拉关系买官和谋取荣誉,从一名私营企业主一步步变身为副部级干部;

亦官亦商,控制经营多家企业,通过不正当手段为企业谋取利益;

对抗组织审查。为在职务提拔、企业经营等方面谋取不正当利益,送给国家工作人员巨额财物,涉嫌行贿犯罪。

王双全在司法部工作刚满1年,他再次到地方履职——南下浙江。

刘新云的履历与他相似,也是在地方工作多年后,到部委锻炼再外放地方任职。

刘新云,山东人,1979年至1981年在山东省公安学校学习,毕业后长期在家乡工作,担任过淄博市公安局政委、菏泽市公安局局长、济南市公安局局长等,2014年12月上调公安部担任网络安全保卫局局长,3年后再次到了地方,成为山西省公安厅厅长。

不少人首赴地方履职

据政知君统计,近期至少有15位京官外放,共涉及13个省份。其中,一个很明显的特点就是,不少人都是首次到地方任职,且在上一岗位工作都是1年左右。

比如广东省新晋的副省长叶贞琴。

公开资料显示,他长期在农业部任职,担任过农业部种植业管理司副司长、乡镇企业发展中心主任、种植业管理司司长、发展计划司司长等。

2015年12月至2017年8月担任农业部办公厅主任,2017年8月升任副部长,至今未满1年。

再比如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费志荣。

这位“60后”的官员,早年也是长期在国家部委工作,在国家计委、国务院西部地区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国家发改委等均有履职经历,2017年5月任国家发改委副秘书长,同样也未满1年。

再比如上述几人中最年轻的殷勇。

在2014年4月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建院30周年时,殷勇说:

在2014年4月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建院30周年时,殷勇说:我1992年从清华自动化系推荐到经管学院直读博士,1996年毕业后,加入了国家外汇管理局,从事外汇储备的经营管理工作。

2003年,朱院长(朱镕基)作为国务院总理曾来到储备司视察,时任副司长的我站在电梯间迎候,朱院长在和我握过手后,与陪同的领导说,‘“他们都是些娃娃。”当年我33岁,中国的外汇储备为3000亿美元。

在殷勇升任央行副行长时,全国只有4位副部级的官员是70后——上海市副市长时光辉,江西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刘捷和时任中央纪委组织部部长、现任中国银监会副主席周亮,以及上海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诸葛宇杰。

如今,这位年轻官员,又迎来了新挑战。

资料 | 新华社  人民网  中国经济网等

点击进入专题

责任编辑:张玉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