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汉刘维案庭审5名被告当庭忏悔

人民网武汉4月2日电 (本网综合)出入乘坐价值千万元的豪车,保镖携枪24小时贴身保护,生活中挥金如土,赌场上一掷亿金,动辄刀枪相向,视 他人 生 命 如 草芥——这些平常只能在外国影视片中看到的“黑老大”形象,在四川汉龙集团刘汉及其团伙成员身上上演现实版。3月31日,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对刘汉、刘维特大涉黑犯罪集团36名被告人进行审理。庭审开始后,根据检察机关起诉书指控,法庭从团伙成员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始展开法庭调查,揭露了这一团伙犯罪的真面目。

靠打杀摇身变“江湖老大”

检方起诉书显示,刘汉这名曾是四川省政协两届常委的伪商人,戴着“四川首善”的面具,和他曾是奥运火炬手的弟弟,大肆网罗社会闲杂、刑释人员,大量购买枪支弹药及刀具,组建“地下武装”,组织、领导一个30余人的涉黑犯罪集团,为祸四川成都、德阳、绵阳、广汉、什邡等地20余年,先后涉嫌故意杀人和故意伤害造成9人死亡,实施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敲诈勒索、防害公务等犯罪行为数十起,严重破坏社会经济秩序和公平正义。

四川省广汉市一个规模不大的小区,现年49岁的刘汉就出生在这里,兄弟姐妹一共5人,老三刘汉,老五刘维(曾用名刘勇)。

1985年,刘汉从德阳市技校毕业后,在广汉一化工厂机修车间任铆工,后与人合伙贩卖木材。大半年后,有了些积蓄的刘汉,开了家门市部,挂靠到广汉市平原实业公司这一国营单位名下,经营木料、建材等,开始了自己的经商之路。刘维高一辍学,推着三轮车在街头卖冰棍及零食。

1990年前后,广汉平原公司与有关部门脱钩,刘汉接手成立四川平原实业公司,在公司一楼开了家名为圣罗兰的赌博游戏机厅。

刘汉刘维兄弟俩一个不择手段攫取巨额财富构建黑金帝国,另一个以不断打杀的方式树立“江湖老大”地位。两条人生之路看似泾渭分明,实则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两者之间既有兄弟之情,亦有利益之链。

1992年12月16日,广汉市人民法院在受理一起经济案件中,依法查封了刘汉的一批物资。刘汉组织人员封堵法院大门,撕毁法院封条,藏匿转移被查封的物资。同年9月14日,湖南、四川两地警方前往广汉对涉嫌诈骗的刘汉执行拘留。刘维闻讯,带领孙华君、吴小兵等人乘车赶到,持枪冲向执法民警,使刘汉得以逃脱。

虽然刘维因此被湖南警方抓获,但兄弟俩的恶名却由此传开。

开赌博游戏厅敛取黑财

1994年,刘汉通过涉足期货,跻身亿万元富豪之列。同年9月,刘维被取保候审,回到广汉。刘汉将自己的赌博游戏机厅交给刘维经营,自己则继续在金融市场上,通过操纵期货市场价格、修改交易规则等手段巧取豪夺,身家成倍增长。

刘维接手刘汉的赌博游戏机厅后,不断网罗社会闲杂人员,购买枪支弹药,扩张势力。1998年8月18日,刘维指使曾建军、闵杰、张伟、李君国等人,枪杀与己竞争的周政,除掉了自己在广汉的最大竞争对手。

2000年前后,刘维以暴力相威胁和通过打砸手段,收取高额保护费,强占股份,分文未出,先后将陈某、石某等人开设的两家规模较大的赌博游戏厅据为己有,垄断了广汉的赌博游戏机市场。同时,以行贿、提供吸食毒品等手段,拉笼、腐蚀警务人员及政法干部,为自己开设赌博游戏机厅及其他违法犯罪活动提供非法庇护。

通过垄断广汉的赌博游戏机行业,控制广汉及周边地区的沙石、建材等市场,刘维攫取了数千万元的不义之财,树立了自己在广汉“江湖老大”的地位。至此,兄弟二人完成了充满罪恶的原始资本积累。

陈力铭案庭审结束

五被告人当庭忏悔

昨日中午12时许,随着法槌落下,经过一天半的审理,咸宁中院公开审理的刘汉刘维特大涉黑案分庭七案中,陈力铭、钟昌华、王万洪、黄谋、郑旭等5人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拘禁罪、非法买卖枪支罪、非法持有枪支罪、故意伤害罪,在赤壁市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审结,5名被告人当庭对自己所犯罪行表示忏悔,对受害人及其家属表达深深歉意,审判长宣布将择日进行公开宣判。

两起命案:刘维都是幕后主使

检察机关指控,2009年8月,刘维因为怀疑梁世齐私吞自己几万元养狗费,便吩咐被告人陈力铭教训梁世齐。陈力铭指使手下钟昌华、王万洪、黄谋、郑旭具体实施。9月23日下午4时许,由郑旭指认,王万洪打电话将在茶馆喝茶的受害人梁世齐“钓”至茶馆前接电话,钟昌华、黄谋将其挟持至茶馆对面福利院南墙偏僻处,持刀猛刺梁世齐背部、臀部及大腿等部位,致梁世齐在被送往医院途中身亡。

庭审中,5人对公诉人指控的上述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王万洪、黄谋、钟昌华及郑旭4人的辩护人分别就4人在该案所起的作用进行了辩解。

另据指控,2003年6月,刘维指派被告人陈力铭带钟昌华到什邡市其堂兄刘某的金桥酒店看场子。2004年2月,钟昌华等人在管理酒店小姐过程中,因朱某偷窃客人钱财,将其非法拘禁在该酒店7楼房间,致朱某跳楼身亡。案发后,钟昌华犯非法拘禁罪被当地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陈力铭当时未被依法追究。

庭审现场:五被告当庭忏悔

陈力铭、钟昌华对上述指控事实供认不讳,但陈力铭及其辩护人辩称,该案发生前,陈力铭并不知情,事发后才得知,他自己并未参与实施非法拘禁行为,不构成非法拘禁罪。公诉人指出,该犯罪行为属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行为,根据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特征及相关法律规定,陈力铭作为钟昌华的“哥佬倌”,理应承担法律后果。

在检察机关对陈力铭、钟昌华、黄谋、王万洪、郑旭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这一指控中,上述5人均供认不讳,但陈力铭及其辩护人对检察机关指控其为该组织的骨干成员持有异议,辩称陈力铭为一般参加者,并非该组织的骨干成员。其余被告人的辩护人辩称,在梁世齐案和非法拘禁案发生后,他们或被判刑,或离开该组织,再无其他违法犯罪行为,而黑社会性质组织一般参加者最高刑期为3年,已过追诉时效。

在检察机关对陈力铭非法买卖、持有枪支罪的指控中,公诉人指出,陈力铭先后买卖枪支一支,先后持有枪支两支。陈力铭及其辩护人对指控的该项罪名并不否认,但对非法持有枪支的数量提出异议,辩称其中黄某托自己转送给刘维一支手枪,陈力铭从黄某手中取得该枪支后,第二天即交给刘维,该枪支不能认定为陈力铭持有。

在作最后陈述时,5名被告人均作了悔罪陈述,对受害人家属表达了深深的歉意。其辩护人作最后陈述时表示,5名被告人在公安机关侦查阶段和检察机关审查起诉阶段,均主动坦白交待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较好,陈力铭还主动检举揭发了该涉黑犯罪集团的犯罪线索,为该案的侦破起到了积极作用,具有法定的从轻减轻处罚情节,陈力铭、钟昌华主动对受害人梁世齐家属予以经济上的赔偿和补偿,取得了受害人家属的谅解,请求法院量刑时予以综合考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