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羡林之子诉北大原物返还案今开庭 不拒绝和解

原标题:季羡林之子诉北大原物返还案今开庭 不拒绝和解

中新网北京5月31日电(上官云)“我将亲自出席明天开庭的这个案子。”30日,已故国学大师季羡林之子,81岁的季承在北京接受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采访时确认,标的为1亿、诉讼费高达54万余元的季承诉北京大学原物返还纠纷案于本月31日开庭。但季承说,打官司实属无奈的选择,“要回这649件文物,我是希望以此为基础筹措资金。现在我仍不拒绝与北大和解,并且希望联合北大成立季羡林基金会,设立‘季羡林奖’,完成父亲的心愿”。

2013年3月,季羡林之子季承(左二)在媒体通气会上。浦峰 摄 图片来源:新京报

要求返还649件文物、字画

本次开庭的季承诉北大原物返还纠纷案还要追溯到数年前。2001年7月6日,季羡林与北京大学签订捐赠协议,约定将14类藏书、手稿、古今字画等珍贵文物分批捐赠。但季承说,这份捐赠协议中所涉及的文物都是父亲婚后收藏的,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父亲即便要捐赠也需要先析产,再捐出属于父亲自己个人那一部分。

“根据2009年1月13日清点的结果,北大所保管季羡林文物、字画共577件,其中207幅是古字画。后来,又清点出38类72件文物,所以,我要求归还的文物就变成了649件。”季承称。

对此,《新京报》在2013年3月曾刊发一篇报道。文中称,季承起诉北大返还季羡林遗产案已正式完成立案。同时报道,根据一份发给季承的盖有北大校长办公室印章的文件,北大表示,季羡林先生于2001年7月6日签名捐赠的协议合法有效,从未有过撤销捐赠协议的表示,38类物品包含在当初的捐赠协议范围内。

“2001年签协议时并没有具体捐赠目录,也并非析产之后的。2008年12月,父亲季羡林给我写了一张字条,表示这批东西‘只是保存而已,我从来没有说过全部捐赠’。”季承表示,之后对于这些文物藏品,季羡林又表示“怎么处理再商量”,并未明确说要捐赠,“这些父亲生前的表态内容我都会作为证据向法院提交”。

从父亲季羡林2009年7月去世后,季承一直与北大协商返还这些文物、字画。据《济南时报》报道,在协商近三年未果的情况下,季承于2012年6月14日通过邮寄方式向法院寄送了起诉书。2012年8月3日,此案正式立案。在经历了近4年的时间后,本案最终开庭。

季承(右)2010年在火车上接受济南时报记者采访。图片来源:济南时报

打官司为无奈之举 愿与北大合作设立“季羡林奖”

其实,季承并不愿意与北大打官司,而是希望能够共同成立一个类似于诺贝尔奖的“季羡林奖”。季承说,他曾在父亲季羡林生前与其商议过这些字画的归属,季羡林对于成立 “季羡林奖”的设想是同意的,“我想要回这些字画,也不是换钱后私吞,而是希望以此为基础筹措资金,把这个奖或者说基金会成立起来,完成父亲的心愿”。

“北大具有很高的学术地位,有这种级别的‘季羡林奖’应该是好事。”季承透露,在上个礼拜四,法官约双方见面时,自己还表示“永远赞成和解”,“之前也多次沟通过,但北大方面对此一直表态说‘好’、‘可以协商’,但对于我方提出的和解方案,却始终没有拿出过明确意见,打官司是无奈的选择”。

“这批我要求返还的字画、文物价值很高,含有唐伯虎、苏轼等人的真迹。我希望把这批字画、文物真的利用起来,发挥应有价值,而不是只呆在库房中。”季承表示。

随后,记者就此事致电北大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并未作出过多回应,仅表示“我们的律师会准时出庭”。(完)


认识到生命空无,就无往不胜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下一个美国超级英雄特朗普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支持年轻人构建中国科学未来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当今世界的130多个共产党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