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财政局官员:交通罚单应该公开

交通罚款是否涉密不应公开?每个咪表月入过万为何还要涨价?昨日上午,由市人大主办的“羊城论坛”聚焦政府的“钱袋子”该怎么花,来自各职能部门负责人及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齐聚一堂,就治水、咪表收费、预决算公开等备受关注的问题展开激辩。在咪表收入缴纳财政比例偏低问题上,市交委回应称管理是规范的。

■新快报记者 黄琼

首次总结去年度部门决算公开情况

针对最近的2013年度部门决算公开,公安部门仅公布了三公决算信息,为什么交通违章罚款却不能公开?知名媒体人一鸣认为这不能算是警方内部秘密,“我们老百姓违章交的钱是不是交给财政?为什么不公布?”

对此,市财政局副局长颜强现场回应称,在财政预决算公开方面,广州一直走在全国前列,今年更是全国第一个要求市内109个部门公开2013年度财政决算。目前已有101个部门进行了决算公开,剩下的8个部门都按照有关的要求是涉密未公开。据了解,这是市财政局首次总结2013年度部门决算公开的整体情况。

如何理解涉密的问题?颜强表示,分为整体的部门涉密和事项的涉密两种。不过他也坦言对于何为涉密,目前并无通知。

对于一鸣追问的交通罚款是否应公开,颜强称:“我个人理解应该可以晒出来,我很明确地回答。”

下一步将清理人工收费停车泊位

针对近期备受关注的咪表停车费,一鸣激动发声——他说,根据最近爆出来的数字,在2012年还没涨价之前,广州一个咪表停车位一年有差不多7000元的利润,但交给政府财政或街道财政的只有一半左右。在这种背景下,有关部门还要大幅加收咪表收费60%,并已执行,“一个车位一月有差不多1万多元的收入,我都想来做了……”一鸣笑称。

对此,市交委一负责人现场表示,按照目前所统计的口径,全市一共有3.5万个停车位,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种是在市政管养的道路上所设置的停车位,由于道路是财政管的,那属于公共资源,经营停车位必须缴纳一定费用;另一种是非市政管养的道路,由于它不是财政管理,应该是由相关的单位去征收,这一类的停车费是不需要向财政缴纳任何费用的。

上述负责人称,目前市中心合法经营的咪表路段是211条,涉及到的咪表个数是6426个,而这一块的收入是按照2011年度通过公开招标的方式所核定的价格,一个是经营权的使用费,另外一个是路权的占道经营使用费,这两个费用已经是如额交给市财政。他认为已经是规范管理。

接下来,交委还将会同相关部门,对咪表以外的停车位,包括人工收费的停车泊位再进行下一步的清理。

现场

代表质问治水变“流水”

亚运之前花400多亿治水,如今又再花140多亿元

新快报讯 亚运之前花400多亿治水,如今又再花140多亿元治水,这些钱的流水是清楚了,但为什么要花这笔钱,还没弄清楚,“是之前的400多亿打了水漂重头再来,还是真正没有花400多亿?没有一个部门给我们人大代表一个很完整很满意的答案。”全国人大代表陈舒直言,要管好钱袋子关键在于管好决策,同时也说明了目前的公开还不够透明,老百姓的知情权还有限。

一语激起千层浪。

“如果治水治得非常好,现在还要连续投,那么前面的投入算什么?”市政协委员吴翔禁不住追问,而一鸣也忍不住诘问,当初说了治水要不黑不臭,结果最近水务局一个副局长称这是个感觉指标——感觉不黑不臭,“这等于根本就没有标准!”一鸣认为对治水到底治到什么程度才算合格,缺乏绩效考核。

对此,市水务局一负责人现场回应,河涌治理是个长期的系统工程,目前也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效——城镇污水处理率已经达到了91.56%,农村的污水处理率也达到了40%多,中心城区污水处理率达到了94%……目前,已制定了2014年-2016年的生态水城建设实施方案,准备对流溪河、白云河、石井河等16条跨区域河涌进行一个综合的治理,比如说截污、清淤和隔水等。

对此,一鸣直斥“等于没有回应”。

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谢宝怀建议,水务部门在河涌边立个牌子,“今年治水之前,这个河涌的水质是什么样的,治完水以后达到了什么标准,明后年又准备做……”

就此,陈舒直言,要管好钱袋子,关键在于管好绩效考核,“我们的钱用出去,用了很多很多的钱,这个钱该怎么管?”

(原标题:市财政局官员:交通罚款应晒出来)


四川落马女书记的特殊爱好

网站、电视上常看到李佳,尤其是十八大上,中央电视台有她的镜头,干练精神。她在穿衣打扮方面,非常精致。她喜欢穿英国格子衣服,特别喜欢Burberry和DAKS这些奢侈品牌。在闲聊中,李佳对这些奢侈品也是如数家珍。


我在中纪委座谈会上说了什么

“公权神圣、私权卑微;约束私权,纵容公权专制”的法统是导致当今政风贪腐的制度根源。小贪小腐打不完,关键在于铲除产生老鼠、苍蝇、跳蚤的制度土壤。


“剁手党”如何面对共享房

“日本的今天是中国的明天”,有位朋友斩钉截铁地这样说。当今中国的“消费社会”,真的是处在日本“消费社会”的“昨天”。与日本一样,曾经引导一代人的“艰苦朴素”的概念,在当今中国话及时,总有一种“OUT”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