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研儿童生殖系小手术的大医:安冰_新浪新闻

[寻找身边的工匠]钻研儿童生殖系小手术的大医:安冰

——千龙网“寻找身边的工匠”系列报道之五

[编者按]2016年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要“鼓励企业开展个性化定制、柔性化生产,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工匠精神”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一时间引发社会热议。

“工匠精神”是一种坚韧不拔、一丝不苟、精益求精、追求卓越的精神。如今,中国的 发展已开始转型升级,从“中国制造”升至“中国创造”,因此我们的时代需要“工匠精神”。为此,千龙网从2016年4月发起寻找“大国工匠”,推出首都各 行各业行业精英的系列报道。他们文化不同,年龄有别,但都拥有一个共同的闪光点——热爱本职、敬业奉献。他们之所以能够匠心筑梦,凭的是传承和钻研,靠的 是专注与磨砺。

导读:有数据显示,小儿包皮发病率达到40%以上,包皮过长很可能会引发系列炎症甚至困扰孩子的成长,解放军306医院主任医师安 冰始终在这一领域钻研,其独创的气囊导管术能一改传统手术的许多弊端,已为上万名儿童解除病痛。但令她有些苦闷的是,因为极其难过的白加黑24小时追踪 制,她的这一技术却难以迅速普及。

“大医精诚”,这是孙思邈在一千多年前立下的行医之道,医者,除了需要精湛的艺术,更需要高尚的品德,“只有具备精诚者,才可承大医之名。”在解放 军306医院儿科,有一位“大医”,从医二十余载,视患儿为自己的孩子,刻苦钻研,用独创的气囊导管术为万名儿童解除病痛。她,就是306医院主任医师安 冰。

她仅用几分钟让一位绝望的母亲重拾希望

“医生,求您帮帮孩子,我带着孩子千里迢迢从黑龙江赶来,您医术高明,孩子疼的受不了,您快给她瞧瞧吧。”一位年轻母亲用渴盼的眼神望着安冰,与此同时,安冰也看到了坐在凳子上的小朋友,额头上的汗珠大颗大颗往下滴,一双小手肿的比馒头还大。

心中有些焦急的安冰立即向孩子母亲询问病情,得知这位十一岁的小朋友因为被诊断为泌尿系统感染,已经打了几个月的抗生素,仍不见好转,“国内最贵的 抗生素都用上了,总是反反复复,我带着他几乎跑遍了所有的知名医院,就是没有医生能看好他的病。”孩子母亲一边向安冰介绍病情,一边给孩子擦汗。而看了孩 子检查报告的安冰,也已经对孩子的病情有了基本把握,在她看来,只需要3分钟,孩子就可以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了。

原来,安冰用的就是由她独创的“气囊导管扩张治疗法”,“这个孩子并不是泌尿系统炎症,所以也没有得到根本医治,反而拖了很久,他是生殖器官包皮过 长引发炎症,虽然这个不难治疗,但孩子有高血糖,承受不了采用环切手术,用气囊导管扩张法治疗恰到好处。”就这样,安冰仅用了几分钟,就给这个孩子解决了 病痛。

安冰医生与其治愈的一名法国小男童以及孩子奶奶合影_副本安冰医生与其治愈的一名法国小男童以及孩子奶奶合影

她20余年坚持使用改进气囊治疗法

近年来,小儿包皮的发病率有逐年增多趋势,解放军306医院在对幼儿体检中发现,小儿包皮发病率达到40%。不过,这一问题尚未引起普遍关注,很多人甚至认为包皮可自愈、没有危害,因此常常延误诊断和治疗。

对于小儿包皮,国内治疗这种疾病一般都是采用环切手术,但是因为需要全麻、且术后易出血、感染,在7天的愈合期间,孩子不能正常排尿,这不仅让孩子难以忍受,还会让患儿心理恐惧,甚至造成日后心理问题。

1988年,安冰从军队医学院校毕业后,就一直从事儿科临床一线工作,在空军总院进修期间,跟随老师学习时接触到了气囊导管扩张治疗法。不过,当时的气囊导管是用脚踩气泵控制气囊,既不够精准,成本又高,渐渐地这个技术就被搁浅。

安冰在行医过程中,不断遇到儿童生殖器官疾病治疗困难的病例,如何让孩子在没有痛苦的情况下治好疾病,延续并改善气囊导管扩张治疗法也成了迫切的问题。

1993年,安冰开始了关于使用气囊导管扩张法治疗儿童生殖器官疾病的科研课题,“怎样能克服气泵的种种缺点?”安冰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当她看到护士为儿童注射的时候,她有了灵感,“如果用针管代替气泵,用手操作要比用脚精准的多,成本也低。”

想到就去做,雷厉风行的安冰立即联系气囊导管的生产厂家,一番交流后,厂家同意按照她的设想改良产品,安冰的设想实现了。同时她参与了北京市科技计 划课题“采用气囊扩张疗法治疗小儿包皮”的首都特色专项研究,在全国性普及推广,并且荣获新技术、新疗法科技进步二等奖。在临床工作中,安冰连续7年获得 解放军306医院的嘉奖,还曾荣获三等功。

安冰是国内唯一一位使用气囊导管扩张法治疗小儿包皮的医生,已经治疗3万余例病患,年龄从出生第3天至14岁男孩,临床观察取得满意效果。对于该方 法的原理,安冰告诉记者,“通过使用导管上的张力球囊扩开小孩的生殖器官包皮,就会让这一部位正常发育。”现在安冰平均每个月会为300名小患者解除隐私 部位的痛苦,每天都会有全国各地的家长带着患儿千里迢迢慕名而来。

“这个技术为什么没有在全国大范围推广?”安冰说,其实这些年一直都有医生尝试使用这个治疗方法,但是因为手术中的技巧难以快速掌握。如今,为了让这项技术延续,安冰在外地辅助诊治时,都会通过讲座普及这项技术。

安冰医生与来自景德镇的几位组团看病的小朋友和一位同行的家长合影安冰医生与来自景德镇的几位组团看病的小朋友和一位同行的家长合影

她如何做到始终坚持“24小时”?

凭借着20多年的临床经验,安冰能用最娴熟的手法、最精准的力度为小患者治疗疾病,这个技术不是一蹴而就,而是日积月累、水滴石穿的功力。

“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一心赴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这是孙思邈在一千多年就提出的行医准则,安冰知之用之。

对于每一位用气囊导管扩张法治疗的小患者,安冰都会在治疗后的24小时内随时跟进孩子病情的进展。

“留下电话号码接听患者家长随时咨询,为了方便与家长沟通,我还专门开设微信号,里边的联系人九成都是病患的家长。另外,下班回到家,我手机仍旧不离身,主要是担心漏接病人家长的电话。”一次两次看起来不算什么,难的是安冰坚持了23年。

“您不仅医术高超,而且心地善良,为人热情。当时我们住在北京的一家宾馆,您留下自己的手机号,嘱咐孩子若有问题随时沟通,叮嘱离开北京时再找您看 一下,并且回程的处置事项您都已为我们考虑周全,回到家以后,您还时常惦念,发信息询问孩子的病情进展,并指导我们用药,无论多晚,您都不厌其烦的指导我 们解决出现的问题。”6年前慕名带孩子从黑龙江到306医院找到安医生,这是患儿的母亲在安冰开设的网络个人主页上的留言。

安冰医生和同事为百姓开展义诊安冰医生和同事为百姓开展义诊

她吸引国内外病患组团慕名就医

即使过了这最重要的24小时,安冰依然会随时在网上或者用微信、电话与病患的家长沟通,细心地解答每一个问题。上班忙工作,下班依然忙工作,这是安冰的常态。

为了更及时和病患沟通,她在网络上开设了个人主页,凡是在她那里得到医治的病人都可以随时向她提问,而她也会在下班后的第一时间回复,处理完病人的留言,她还要对一些网友的咨询进行回复,忙完这一堆大大小小的事,常常已经到了凌晨,这个时候她才有了休息的时间。

“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苛刻?”谈到这个问题时,安冰这样说,“我是一名医生,为病人医治、服务是我的责任,我不认为这有多高尚,这就是一个医生应该做的。”

在一些外地的病患家长中看来,安冰格外照顾他们。为了让他们减少来回路途折腾,她都会先在网上问诊,然后再为患者提供治疗方案。遇到情况紧急的外地病患,她也会尽量安排他们优先就医。

正是安冰的坚持与耐心,使她在患者中间获得良好口碑,口口相传,让更多患儿得到了无痛治疗,解决了一生的后顾之忧。去年,来自江西景德镇的四名小患者在一位家长的陪同下“组团”找到安医生治病,此外,还有来自国外的许多小患者在安冰的帮助下,顺利摆脱病痛。

安冰,就是这样一位大医,她一心装着病患,把患儿称为“我的宝贝”,对他们也是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充满了爱与关怀。尽管今年已经过了知天命的年纪,她仍旧坚持上小夜班,一心扑倒工作上,谈起家人,她有满满的歉意,“我没有很好的照顾好家人,也感激家人一直理解我、支持我。”

提示:如何避免幼儿出现生殖器官疾病

安冰在二十多年的诊治过程中,发现小儿包皮发病率逐年增高,究其原因,安冰告诉记者,“这可能跟母孕期雌激素低有关。还有一部分经常用尿不湿,又不 经常更换,造成包皮反复感染炎性粘连等。家长经常忽视小儿外生殖器发育,甚至不了解什么是小儿包皮,大多在儿童体检中才被发现。”

安冰表示,小儿包皮如果及早治疗,就不会造成儿童排尿困难。“我们对采用气囊导管扩充术治疗宝宝临床观察3年,生殖器官发育非常好,很少有尿路感 染。我国的家长对小儿包皮危害认识不足,理念需要更新。医务界对此也较少系统深入的研究。”为此,安冰提倡对于小儿外生殖器发育异常应早期干预、早期治 疗,让孩子免于病痛困扰。(文/千龙网记者 秦胜南)

来源:千龙网


认识到生命空无,就无往不胜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下一个美国超级英雄特朗普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支持年轻人构建中国科学未来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当今世界的130多个共产党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