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十一:南科大不是培养出国预备班

原标题:陈十一 南科大不是培养出国预备班

陈十一 全国人大代表、南科大校长。南科大供图

★新闻内存

南科大大事记

●2007年底 深圳向国家教育部提出南科大的筹建申请。

●2010年12月 教育部向广东省政府发通知,同意筹建南科大。

●2011年1月 南科大创校校长朱清时宣布,“拟自主招生、自主办学来推出其首期实验班”。此后,南科大首届教改实验班的45名学生入学。

●2012年4月16日 教育部发通知,同意建立南方科技大学。

●2012年5月 教育部发文,同意南科大按“6+3+1”模式进行招生。

作为一所历经3年才被批准“筹建”的大学,南方科技大学被媒体誉为中国高校改革实验校。自主招生、自颁文凭,去官化、去行政化,从一开始,南科大就被视为中国教育改革的探路者。但随着自主招生变为高考成绩占60%的“631”录取模式,学位也由国家颁授。有声音认为,南科大改革失败。

日前,南科大第二任校长陈十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创新是南科大的根和魂,但现阶段南科大更加注重现代大学管理体制的建设。

谈南科大改革

为学生提供多种成才可能

记者:去年1月,你接任南科大校长,你对于之后的设想与之前南科大改革发展的思路有什么不同吗?

陈十一:南科大是中国高等教育改革的一块试验田,是采用新理念、新机制创办的一所创新型大学。

南科大因创新而建,创新是南科大的根和魂,南科大肩负着创新教育的使命。南科大要快速崛起,必须高举改革的旗帜,但改革和发展都是非常重要的,二者要同步,这是核心。

改革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内涵,现阶段南科大更加注重现代大学管理体制的建设,2015年学校通过了《南方科技大学章程》。我们的改革还在继续,我们的发展才刚刚开始。

记者:2011年,南科大招收首批教改实验班,有媒体把这批学生称为“教改小白鼠”。去年,这届学生迎来毕业季,其中出国深造的学生达79%。这是南科大培养学生的方向吗?

陈十一:南科大的办学目标是国际化、高水平、研究型大学,我们希望培养理工方面的拔尖创新人才。去年南科大第一届毕业生中,23人出国深造,占毕业生总数的79%,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成绩。但是,南科大不是培养出国预备班,而是为学生提供多种成才的可能,培养方向是多元化的。

南科大要培养精英,既要培养诺贝尔奖级的学者,同时也能培养出马云、马化腾式的创业者。

谈去行政化

去行政化是指去掉行政干预学术

记者:现在一些高校存在教师科研至上、论文至上的现象,将科研成果作为评价标准,你认为这种评价方式是否合理?

陈十一:当下科研至上、论文至上的情况在一定程度上是客观存在的。我认为,高校对教师的评估评价应该是综合的。大学里,教师的核心任务是教书育人,授课好不好,应该是对一个老师很重要的评价指标。至于科研成果,不能不看,但也不能全看。有的老师写了很多文章,如果真正用到的不多,那文章就变成了一个数字。更重要的是教师能够生产创新型的成果,能把他的东西转化为对社会有用的价值。

记者:两会期间,很多代表委员讨论高校去行政化的问题,你如何看待高校去行政化?应如何避免?

陈十一:任何一所大学都需要行政管理,一流的大学,更需要一流的行政执行力。要把行政化与行政管理区分开来,去掉行政干预学术不等于去掉行政执行力。

避免行政化,主要还是从学校的建章立制方面努力。南科大实行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教授治学、学术自治在南科大贯彻得非常突出,校学术委员会已经写进了大学章程。学校里还有很多民主角色,进行民主监督。此外,南科大从一开始就有别于传统的管理理念,与国际接轨,比如实行理事会治理制度、全员聘任等。

新京报记者 沙璐


中国会重蹈日本房地产覆辙吗

最后我想告诉大家的是,日本在房地产泡沫破灭之后,正在走入第三个“失去的十年”,考虑到中国经济的竞争力和中低收入现状,我们几乎可以肯定的说,泡沫一旦破灭,中国的状况要远远比当年日本要惨烈很多。


人工智能时代99%人类成寄生者

当超过99%的岗位由人工智能完全取代之下,不是你想不想工作的问题,而是根本就无工作可干的问题。


波兰人为什么怀念共产时代?

怀旧之情强烈与否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现实生活中的地位和财富。现实越黯淡无光,过往岁月便越是难以割舍。对于声称自己怀念共产主义时代的波兰人而言,他们念兹在兹的或许并非锄头镰刀,而是那些无需感到挫败和失措的好时候。


清清白白的汤唯干干净净地脱

我平时在写作的时候,特别希望像汤唯一样能很好地把人性、人的本能,以及矛盾、困惑、误解、踌躇、摇摆、张惶、沮丧甚至亢奋,淋漓尽致地展露出来,即使露点也义无反顾。心地清白,所以脱得干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